筆趣閣小說網 > 穿越養娃日常 > 106 答題

106 答題

  春寒料峭,科舉當天冷的人渾身發抖。

  徐二郎常年習武,身體健壯,倒不至于懼怕這點風寒,可前來科考的諸多舉人明顯不這么想。

  他們看著暗沉的天色愁眉苦臉,唯恐老天爺一個不高興就下一場小雨,或是一場小雪,那才真是讓人欲哭無淚。

  讀書人普遍身子孱弱,即便沒個病痛,身子也不會比正常年輕人爽利到哪里去。所以此時被徹骨的寒風一吹,他們一顆心真是拔涼拔涼的。

  徐二郎穿著斗篷和宿遷站在角落的位置,這里避風,一點不冷。兩人一邊說著閑話,一邊看著墨河和宿遷的小廝排隊到哪里,好及時過去將他們從隊伍中替換出來。

  宿遷這次準備的非常充足,他也是吃夠了上一次秋闈的教訓。所以此番春闈時便在市井中,打聽了不少在貢院中避寒保暖的方法,具體如下:

  身上穿的衣物的布料要厚實,若是家境允許,可以將皮子仔細削過后,找手藝精湛的繡娘做成衣衫穿在身上。保暖不說,還抗風。

  炭火這東西在貢院中是限量的,沒辦法多帶,那取暖就要另外想辦法了。可以帶些實心的銅球或雞蛋,小心的埋在炭火中,等火焰不旺或是身上發涼時,好將銅球或雞蛋取出藏在身上取暖。

  若是不覺得有損顏面的話,還可以帶個湯婆子進去。當然,這個想法的可行性非常低,畢竟學子都要顏面,也唯恐這舉動成了黑歷史,以后在官場上被人譏諷嘲笑。他們更擔心此舉被監考官知道落了壞印象,絕了此番科舉上進的可能。所以這辦法真的只有非常非常不得已時,才能拿來使用。

  除了這些外,吃食等物也要特別注意。防止風寒的藥是一定要帶的,姜片等物也不可或缺,而之后九日在貢院中最好吃大補暖身的東西,將體力保持在最佳狀態。凍成快的羊湯無疑是其中翹楚,吃的時候用小鍋煮開,將餅子掰碎了放進去,就是一頓美味。

  宿遷正和徐二郎嘀咕著他都攜帶了什么東西,就見徐二郎用下巴示意了他一下,“走了,輪到我們了。”

  宿遷看過去,就見再有三兩個人就檢查到墨河和他的小廝了,趕緊過去將人替換下來。

  負責搜身的差役見狀只是抬頭看了他們一眼便移開視線,顯然是見多了這樣的操作,已經見怪不怪。

  進了貢院徐二郎和宿遷就分開了,兩人一個往東邊,一個往西邊,并不同路。且貢院中三步一崗五步一哨,禁止學子喧嘩和說話,所以兩人只是眼神交流了下,便各自尋找各自的座位去了。

  徐二郎這次被分派的位置不錯,號房卻不好。正頭頂和背后都有一個大窟窿,冷風循著空隙鉆進來,吹得人渾身發涼。

  如今還沒到科考時間,學生也還在進場。徐二郎便站起來看了兩個漏洞,琢磨著怎么把它們堵上。

  四下觀察一下,號房的所有物品盡收眼底,這里只有一張不足三尺的單人床榻,還有一桌一凳,以及一床單薄的被子,用這些東西修理號房明顯不科學。

  徐二郎想了想,還是認命的從拎進來的籃子中,取出幾根樹杈,以及一塊不大的油紙布。

  不管是樹杈還是油紙布,都不屬于考試禁帶物品,只是因為這些東西太“窮酸”,所以一般考生也想不起來攜帶。

  徐文清卻是在考試前夕,特地給徐二郎送來了這幾樣“寶貝”。據他所說,京城貢院的號房年久失修——不知道是戶部就缺那幾兩銀子,還是朝廷覺得這樣“苦其心志、勞其筋骨”,更能磨練考生的意志,更能擇出符合大齊需要的官員。所以盡管每次科舉前都有不少御史上書修貢院,一年年下來,貢院還是原來的老樣子,更甚者比之之前更破舊了。

  說句不怕外人嘲笑的話,京都的貢院還比不得貧民百姓家的茅草房。

  畢竟茅草房還能好好修理,還能不漏風雨。可貢院的號房就不一樣了,你沒工具材料修,而分給你的號房十有八九都是破舊的,哪能怎么辦呢?沒辦法,只能生受著徹骨寒風,熬著唄。

  徐文清一番好意,徐二郎自然收下了。不僅如此,他還給宿遷去了信,叮囑他“以防萬一”。如今尚且不知道宿遷那里的情況如何,他這邊卻要把備用的東西用上了。

  號房前邊站崗的士兵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徐二郎,輕松的用油紙布糊住漏風的孔洞,然后輕而易舉將幾根樹杈插在了油紙布周圍固定,窟窿瞬間被堵住了,士兵瞠目結舌。

  還可以這樣操作?

  都把孔洞糊住了,那他們這些站崗的差役,還怎么看這些舉人老爺出丑取樂?

  唯一的樂趣被“沒收”了,差役拉著臉,不高興。

  徐二郎將兩個洞都堵住,號房內頓時暖和多了。雖然還是能感覺到絲絲涼意跑進來,但總比大洞敞開來的舒坦。

  他忙活完將剩余的一根樹杈順手丟進科考用的籃子里,結果一抬頭就見差役虎視眈眈的瞅著他。

  徐二郎頓了頓,拱了拱手問道,“可是我的做法有所不當?”

  那差役甕聲甕氣道,“沒有。”

  “如此就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天色漸漸黑沉下去,徐二郎撥動炭火,放上小鍋,將凍成快的羊湯取出一塊丟進鍋里,開始準備晚餐。

  撲鼻辛辣的香味兒撲面而來,徐二郎神情變得愉悅幾分,隨后又掰碎了餅子丟進去,就這小鍋中的食物吃了干凈后渾身都暖和了,這才躺在榻上休息。

  雖然已經發了試卷,然夜里更加森寒,稍有不當就會得風寒。況且不養精蓄銳,白天精力不濟,還影響答題,有些得不償失。所以,還是先睡吧。

  他吹熄了蠟燭,闔上了雙眸。腦海中卻不住的想著試卷上的試題,琢磨著從何處著手答寫比較好些。

  天將亮時徐二郎睜開眼,他起身快速穿戴收拾好,又用青鹽漱了口后,來不及吃東西,便趁著這會兒神臺最為清明,開始磨墨答題。

  此時不少考生都起來了,桌案上都點起了燈。他們一邊凍得倒吸涼氣,一邊還得小心照看著蠟燭不要熄滅,又要招呼好不讓燭淚滴落在試卷上,有些手忙腳亂。

  徐二郎沒這個煩惱,他目力驚人,不點燈也能將試卷看清楚。更何況前方就有差役執著火把在監察考生的一舉一動,左右兩側的考生也點亮了蠟燭準備答題,他眼前亮堂的很,完全不需要點蠟。

  舒爾幾道咳嗽聲傳來,整個考場都靜寂了幾分。

  才第一天就有考生耐不住風寒有了咳癥,這真是給眾人敲響了警鐘,讓諸人愈發謹慎,點起炭火取暖的時候,尤且擔心被凍壞身子,真是恨不能將棉被也披在身上。

  貢院中寂靜無聲,只有筆觸在紙張上摩挲發出的沙沙聲作響。

  徐二郎昨晚已經想到了破題的思路,如今下筆如有神助,答的很是順利。

  這一天平靜無波的過去了。

  翌日陰云退散,太陽從烏云后一躍而出,整個天空終于放晴。

  考場中傳來考生們大喘氣的聲音,顯而易見這兩日的嚴寒給眾人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。如今好不容易天晴,實在是個好兆頭。

  徐二郎的心情已經很平穩,答題答的也周正穩妥。

  前兩場他覺得還算順利,不想到了第三場考試時,筆跡卻凝滯了。

  首題:漢隋以來兵制,以今日情勢證之歟。①

  次題: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自貨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義。②

  三題:??今欲使四海之內,邪慝不興,正學日著,其道何之從?③

  這幾道試題難度嚴重超過了往年會試的難度不說,怕是比之過往幾屆的殿試難易度也不遑多讓。徐二郎自覺能通過會試已是僥幸,而要過殿試,那真是比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還困難。

  通俗點說,依照他的積累和底蘊,要把這幾道題答的全面、出彩、有新意,太異想天開了。

  怕就是錢夫子和明先生過來,對著這幾道題目也要撓頭。

  徐二郎蹙著眉頭深思,他眼角余光劃過,就見不少學子應該也是答到了這里,此時都抓耳撓腮一副苦惱的不得了的樣子。個別幾個,甚至露出頹喪衰敗的表情,顯而易見這次的考題對大家的打擊有多大。

  見狀徐二郎心情松快許多。且罷了,即便難也不是只難他自己,所有參加會試的舉子如今答的都是同一套試題,既難大家一起難。

  若是瑾娘知曉徐二郎的想法,怕是會拉著他的手說一句“同道中人”。這種阿Q的精神,真是被古往今來考生們的學出了精髓。看來不管是哪朝哪代的學生,在科考的時候都是一樣的。

  不說瑾娘,且繼續說徐二郎,他目前已經著手答題了。

  此時他心態很好,因為想起他比之別的學子還有一個優勢——他從小習武,有望進軍營,家里的兵書幾乎被他翻爛了,所以對于各種兵制的利弊,他都心中有數。甚至對于提出新的兵制,也有過設想。這題對于他來說無異于送分題,至于接下來兩道……且先答完這一道題再說。

  http://www.affyie.tw/95_95698/495301937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affyie.tw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sw.com
六个数复式三中三多少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