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狼妃攬入懷:娘子,要抱抱 > 第六十七章:厚顏無恥,氣的吐血

第六十七章:厚顏無恥,氣的吐血

  “花將軍?”

  承帝的喚聲叫醒了花頌,他這才反應過來了“圣上,微臣有要事稟告。”

  承帝劍眉一挑,“哦?可要緊?”

  花頌臉色一正,這才注意到現下是在馬場,當年那件事件圣上扮演的角色可是明君,還親自前往江都撫慰英靈,這件事情定然不能在這里提起,“看到文昌公主的馬術,微臣突然想起我們東楚每次春日獵宴都會有的常規比試,不如邀請文昌公主一同參與如何?”

  承帝眼神微動,“花愛卿所言甚是,文昌啊,你覺得如何。”

  花月彎唇,施施然應了下來,“文昌多謝圣上,”

  花頌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寒光,“文昌公主今日一番比試,著實讓人眼前一亮,這樣的馬術想必沒個十幾年怕是練不成這樣,瞧著文昌公主也不過雙十年華,那么小也開始練習了嗎?”

  顧離如今也不滿三十,若是教這文昌練習十幾年,那個時候也不滿二十,那時候的顧離,不過只是一個不受寵的王爺,能夠在先皇的手底下活著都很難了,別說花費時間精力去教一個女子馬術。

  花頌這話,試探意味十足。

  花月卻是笑顏如花,說出的話讓在場所有人一震,“花將軍這是哪的話,當年本宮也不過只有幾歲,別說馬術了,怕是連馬匹都上不去,不過三年左右,想來是本宮天賦好,王爺也說本宮是他見過馬術天賦姣好的學生。”

 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!

  當著承帝的面,夸自己天賦卓越!

  三年習得這么好的馬術!

  偏生她把顧離拉了出來,讓人無從反駁!

  也讓花頌的心里警醒了,如今,花月的背后站著的,可是西洲攝政王,那個強大如斯的男人!

  就在剛才,他還在想著回去之后立刻把自己的猜測告知給承帝,可花月背后仗著的,是整個西洲,就算她真的是沒死的花月,那又如何?

  承帝是不可能毀了兩國和平條議的!

  “哈哈哈,攝政王這話沒說錯,文昌的確是難得一見的天才,既然如此,不如陪寡人前去一趟靶場,見識見識公主的箭術?”

  花月彎唇,抱拳應答,“文昌遵命。還請圣上恕罪,文昌還有一事要辦,可得耽誤一息時間。”

  周圍再次一震!

  敢讓他們的皇帝等她?

  這文昌公主膽子的確很大啊!

  承帝眼神微動,“哦?去吧。”

  “多謝圣上。”

  話落,花月轉過身去,一步一步朝著蕭香兒走去。

  本來,因為承帝的出現,已經沒有人去注意到蕭香兒,她滿身狼狽還沒有來得及收拾,這會子時間自然也不希望得多過多的關注,可花月就這么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向她,那目光也就順勢挪到了她的身上。

  一瞬間,蕭香兒只覺得自己被放在了高臺之上,仿若一只猴子一般任人觀賞。

  屈辱讓她心頭鈍痛,手指不自覺的捏了又捏。

  “蕭小姐馬術的確很好,本宮剛才也是僥幸贏了蕭小姐,希望蕭小姐還記得我們之間的賭注。”

  賭注。

  花月就是為了這個。

  在他們沒有開始之前,由蕭小姐定下比試規則,那賭注,自然由花月來定,依照她的脾氣,這賭注自然還是逃不了一樣東西。

  微微行禮,她端的落落大方,心頭卻是幾乎在滴血,指甲不自覺嵌入皮膚,面上卻是笑得爽利,“一萬兩銀票,稍后便會送到公主的房間。”

  這一幕,被不少貴公子看在眼里。

  “這蕭小姐不愧是將門之后,老一輩雖然棄筆從戎,可這骨子里的英氣還是在的。”

  “嗯,的確不錯,我們東楚第一才女,這氣質真不是蓋的。”

  夸贊聲笑聲響起,蕭香兒這才覺得心頭好受了一些,正好可以借此求旨讓她一同去先去靶場,但是花月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她再次一梗,差點沒吐血。

  “蕭小姐記得便好,本宮在房間靜候佳音,本宮瞧著,蕭小姐的馬匹怕是受了傷,還是盡快下去包扎一下的好,若是晚了,怕是今后這匹馬就廢了。”

  話落,花月旋即轉身,不給蕭香兒任何開口的機會,“圣上,文昌的事情已經解決。”

  若是換了以往,承帝也可能會邀請蕭香兒一同前去,可花月剛剛說了,蕭香兒還有自己的馬兒要照顧,于是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,“嗯,走吧。寡人倒是很好奇文昌的箭法,信兒,承兒,還有你們幾個,都一起來吧。”

  于是,隊伍在不斷擴大,端的是與民同樂,一行人,有說有笑的離開了馬場。

  蕭香兒站在原地,只覺得心口被捅了十幾刀,看著江信不自覺靠近花月的背影,她只覺得吼間一梗,竟是硬生生被氣的吐出了一口鮮血!

  “咳咳!”

  彭!

  身子朝后倒去,黑暗侵襲之前,蕭香兒的瞳孔還殘留著花月的背影。

  “香兒姐姐!!”

  ------題外話------

  分卷了分卷了,章節名字并沒有調整,PK求收求評!

  http://www.affyie.tw/97_97932/69995180.html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affyie.tw。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sw.com
六个数复式三中三多少组